林檎

homesick

【狛日】尝试用BE三十题写沙雕梗

A.沙雕+少许糖梗


B.因为沙雕,所以必然ooc


C.存在日向×草饼,狛枝×樱饼等大量不正经因素


D.感谢各位观看,求放过








1.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日向君明明是属于我的!”
正搂着虚拟偶像日向创抱枕的,名为狛枝·单身·秀魔导师·凪斗的宅男如是说。


2.反目成仇


日向今晚加班,狛枝实在太饿了,不小心吃掉了日向珍藏的限量级草饼。
“这种齁嗓子眼儿的甜食也只有那个预备学科会喜欢了。”
思及此,狛枝欢快地拍起了鼓鼓的肚皮。


3.终其一生的单恋


那盒限量级草饼不知道,有个名为日向创的男人正为它的消逝而痛哭流涕。


4.分手


“居然对我的草饼出手,我真的是眼瞎了才答应和你交往。”
“分手,分手!”


5.与爱无关


和他在一起只是为了限量级草饼,既然草饼不在了,我和他还是尽快结束了这段关系比较好……这样我和他就都不用痛苦了……

↑以上言论摘自日向创随笔,不代表本人意见 


6.报复


趁狛枝不备,日向把狛枝的限量级珍藏版日向创代言的超级无敌美味粉嘟嘟的樱饼……丢进了不可燃垃圾的回收箱。


7.七年之痒


“你的心里只有樱饼那个小贱人,根本就没有我!”
涕泗横流的日向控诉着狛枝,观者伤心,听者流泪。


8.错过一世


即使二人和好,日向也仍在为了他与限量版草饼的失之交臂而耿耿于怀。


9.杀了你


玩家“日向创爱草饼”对  玩家“狛枝凪斗爱樱饼”
使用大招“净TM扯淡”
造成了“11037”点伤害
玩家“狛枝凪斗爱樱饼”对 玩家“日向创爱草饼”
使用大招“我爱希望之精神污染”
造成了“4280101”点伤害
玩家“日向创爱草饼” 阵亡


10.一直都是骗局


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限量级草饼,甚至连开水都不会烧,科科。


11.抱歉,我不认识你


“创创酱,你爱我嘛?人家要亲亲嘛。”
望着频道不对的狛枝凪斗,日向创感到了一阵恶寒。


12.无爱亦无恨


“日向君,终其一生,我都从未爱过你……也从未恨过你。”
“狛枝,偶像剧虽好……可我听说十神今天要来探班来着……”


13.永远触碰不到的恋人


狛枝·单身·秀魔导师·宅男·凪斗已经为虚拟偶像日向创连续打尻428个小时了。


14.从未相遇


日向不止一次想过,如果他从未与狛枝相遇,也许他珍藏的限量版草饼就不会惨遭毒手了。


15.无知伤害


狛枝也从未想到,他的大招“我爱希望之精神污染”,居然对日向创有着宛如核爆般的杀伤力。


16.我们都老了


多年以后,垂垂老矣的狛枝终于熟练掌握了制作草饼的方法,且不至于炸毁厨房。
可是日向再也嚼不动它们了。


17.如果当时……


如果当时不使用“我爱希望之精神污染”,而是使用“我爱日向创之对你爱爱爱不完”,可能杀伤力更大一些吧。


18.“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


“草饼是人类之光,生命之源”
日向将这句话打印了下来,并贴在了他与狛枝共同的书房中。


19.痴人说梦


“嗯……草饼……嘿嘿嘿居然有428吨呢。唔……好好吃……”


20.玩笑而已


“再偷↑看↓我↑洗↓澡↑我就和草饼结婚了!你这白毛海藻头!”


21.梦里的圆满结局


狛枝同时迎娶了预备创、本篇创、未来创、异瞳创,甚至神座x流。
当然,是在梦里。


22.厌倦


日向厌倦了甜食,成为了一位激进的咸党。
狛枝厌倦了面包,爱上了白白软软的米饭。
我是开玩笑的。


23.粉碎性自尊


偷偷告诉你,与↑日↓向↑的↓第↑一↓次,狛枝只坚持了五分钟。


24.多余的人


有日向在他身边,狛枝不再是什么“多余的人”了。


25.相思相忘


即使是睡梦之时,狛枝也不会忘了念叨日向……
做的爱心蛋包饭。


26.生离死别


对于他们漫长的岁月而言,这一天的到来还为时尚早。


27.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其实蓝羊会让狛枝在那↓啥↑的↓时↑候↓x↑掉↓”


28.“请回头看看我”


“请回头看看我吧,日向君。”
“你不觉得你穿错了衬衣吗?胸口有点紧的是我的那一件。”


29.撕毁梦想


日向三令五申,绝不允许狛枝在公共场合提及“希望”、“斯巴拉西”等词汇。


30.无爱者


“然而即使是我,狛枝凪斗,也依然会爱着什么人哦。”
“日向君……”


*其实应该更名为“一盒草饼引发的血↑案”

生日快乐,KN

【狛日】十年樱(上)


*小学生狛枝x大学生日向→大学生狛枝x大学教师日向

*日向君担任狛枝家的私教

*本章是小学生狛枝x大学生日向的部分(狛枝10岁,日向20岁)

*写得相当随意,请谨慎阅读

“所以我的工作主要是辅导凪斗君的功课、照顾他的生活,对吧夫人?”
“是这样没错。还请你多多费心了,日向先生。”
栗色短发的青年点了点头,对着坐在对面的白发妇人说了句“请多指教”,便随着她走入位
于二楼的儿童房,准备开始工作了。

跟在那位优雅的妇人的身后,日向登上了二楼的楼梯。环视四周之时,不禁感叹狛枝家的富有与奢侈:别墅前的西洋式花园与喷水池已经令人觉得很夸张了,没想到室内的陈设也很是端庄气派,使人不得不佩服这家主人的精细与品味。
想了想自己与友人租住的那间“鸽子笼”,日向摇了摇头,说服自己不要对“身外之物”过于在意,便径直走入了房间。

真是好奇啊。
那位凪斗君会是个怎样的孩子呢?

“凪斗,这位就是日向老师——你的新家教。”
被称作凪斗少年放下了手中的书,抬起头来,望着母亲与来客,在二人之间来回打转,但最终还是把目光锁定在了日向身上。属于孩童的透亮双目直直地看向这位陌生人,歪了歪头,像是在确认母亲是不是在欺骗自己一样。
眼前的这个人,实在与凪斗君印象中的教师……大相径庭。

先不论这位陌生人是否具有真正的教师资格,那张明显比同龄大学生要幼稚上许多的童颜就让凪斗君觉得不可信任——无论怎么看,日向都像个衣食无忧的高中生,与其称他为老师,凪斗君更愿意叫他一声哥哥。
而站在母亲身侧的那位陌生人却完全没有察觉到凪斗君的心中所想,像是要打消他心中疑虑似的,微微一笑,对凪斗君说到:“早上好。”
被这笑容所感染,凪斗君最终还是对着这位日向老师鞠了一躬,打了招呼,也算是承认了彼此的身份。

“那么夫人,我的工作就正式开始了。接下来的几年恐怕要多多叨扰了。”
“日向老师还真是客气呢。我这边才是,这孩子以后就拜托你了。”
青年拉着那少年的手,对着那位妇人微微颔首,目送着她走出了房间,并关上了门。

“日向老师!日向老师!”
穿着水手服的凪斗君啪嗒啪嗒地跑向坐在转椅上的日向,亮晶晶的大眼睛里倒映出了短发青年的模样,白皙的小脸上浮现出红晕,正期待着这位温柔的老师表扬自己。
“凪斗君做的很棒哦,这次的题目也依然是全对。”
习题簿平摊在桌面上,日向转过头,背对着窗外的阳光,伸出手摸了摸小狛枝的头:“真是个聪明的好孩子啊……”

与日向老师相处了几个星期后,那个原本满心疑虑的凪斗君早已成为了他的“拥簇”:不是因为日向老师既温柔又具有包容性,还有着一张可爱的脸,而是……
日向老师做的蛋包饭。
是世界第一的美味。

在旁人眼里彬彬有礼、聪明懂事的“别人家孩子”——狛枝凪斗,实际上也依然具有普通孩子的那种脾性:喜欢好吃的东西、可爱的玩具,稍微有些任性和贪玩,有时也会发一些赖床不起、想要逃学的小脾气。
当然,他也理所应当的,喜欢温柔的大人。

小小的狛枝,喜欢上了像母亲一般无微不至的日向老师。

幼小的他还不知道“喜欢”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情,他只是很期待每天放学后,日向老师的出现。只要看着老师站在自己的房间内,小狛枝的内心就会涌起一阵暖流,像母亲的怀抱一般温暖。
若是能跟我的日向老师永远地生活在一起。
那一定是世界上最大、最高、最美好的……
幸福吧。

但,这样温柔的、有耐心的、有包容心的、可爱的日向老师……
会不会已经有恋人了呢?

小狛枝曾不合时宜地问过日向老师这个问题。日向少见地把口中的大麦茶喷了一地,有点尴尬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小不点,甚至还掐了自己一把,确认一下是不是在做梦。
“日向老师?”
“咳咳,女朋友什么的……我怎么可能会有呢?”
20岁的魔法师预备役——日向创讪笑道。
“诶,是这样的吗?那老师一定有个男朋友的吧?毕竟妈妈说,像日向老师这样年纪的人,都是有恋人的哦?”
日向创头一次,从狛枝凪斗这里,感到了心累。

这时的日向还未察觉到,狛枝凪斗让他感到心累的机会,还有很多很多。

但是眼下的问题必须解决。凪斗君冰雪聪明,敷衍搪塞怕是无法让他满意,必须得找到什么“堂而皇之”的理由才行。
“老师为了照顾凪斗君,不会找恋人的。我会看着你好好长大的。”
虽说只是让小狛枝放心的说辞,但仍有一半是日向的真心话:想要看着这个孩子慢慢长大,变得帅气、成熟、独当一面,直到……他再也不需要自己。

“那我可以……那日向老师可以永远陪在我身边吗?”
日向愣住了。
此时的凪斗君眼里,居然溢满了泪水,眼泪顺着白皙的小脸一直流到了嘴里,委屈巴巴的样子非常令人心疼,饶是对“如何与小孩子相处”颇有心得的日向也有些惊讶,一时语塞,什么也说不出口。
“这个……”
沉吟片刻,日向仍找不到合适的说辞来应对怀中的这个少年,只能轻轻地抚摸着凪斗君那一头柔软的白发,尽自己所能安慰着他。

“不如我来做日向老师的男朋友吧!”
日向抚摸着小狛枝头发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小小的少年擦干了眼泪,用力地吸了吸鼻子,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稍微成熟一些——尽管他红着眼眶、甚至仍拖着两道鼻涕的小模样在成人看来依然十分滑稽。
“我会努力学习,考上日向老师读过的大学。”
“我也会好好吃饭,争取长高——再也不挑食了。会比日向老师还高哦。”
“我会……慢慢的长大。一定会成为一个令人放心、成熟的大人的。”
所以日向老师,请千万不要离开我。

凪斗君埋首于日向胸前,对这位被他称做“老师”的青年,许下了一个看起来无法实现的诺言。

只是,那时尚且年幼的狛枝和青春年少的日向,不论是谁,都没有理解这个诺言的真正含义。

TBC

感想:

和群友聊天所聊出的一个脑洞。灵感来源于实习过程中所接触到的形形色色的孩子们。
虽说管教起来很困难,但小朋友们不愧是希望的化身啊……
关于“老师有没有男(女)朋友”的这个问题,我至少被问过三次(说多了都是泪)。说实话被小孩子这么问确实有点尴尬,不过用来搪塞的说辞也有很多,其实并不是多么困扰。
顺便一说,日向君所“糊弄”狛枝的那个理由……就是我用来敷衍小朋友们的说辞。想想还真有些惭愧。
实际上我也曾有过被小朋友们拉着不许走的经历;也有非要我跟着他回家,让我做他妈妈的(……)。不过回想起来,这也是孩子们对老师表达爱的方式吧,真的非常纯粹。

关于本篇的狛日:

在火车上睡眼朦胧、一晃一晃写出来的东西,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
其实关于这种设定,能够展开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我自己所设定的一些梗和情节也没有用上。说实在的有些遗憾。
这一章的篇幅实在太短了,我自己也感到不满。但是能力有限,最终把很萌的一个设定写成了这样,着实有些可惜。
这仅仅是狛日二人初遇的第一部分,预计全篇会写成上、中、下,三章完结。
下一章的狛枝就是高中生了,日向则是研究生的阶段,我会好好考虑一下故事情节的设置的,一定会比这一章好。
诸位,有缘再见。

【狛日】整理一下自己想写的梗

1.豪门少爷×吉原花魁(大正时代设定)

2.画家×诗人(正在写)

3.人形师paro狛日(正在写)

4.小学生狛枝×大学生日向→大学生狛枝×大学教师日向

5.钢琴老师狛枝×琴童日向

6.百合狛日(正在写)

7.偶像paro狛日

吐槽

大家好。

沉寂了许久,才发现我有很久很久没正常写过什么东西了。进入大四确实压力很大,几个月来疲于奔命,确实没有什么时间去思考别的事情。

刚刚放出的新文打算写成连载,只有这样才能督促我多多少少写一些什么东西。


下次想尝试预备学科期间的日向君。

希望寒假我能把想填的坑填上、想写的梗完成吧。

各位晚安。

【狛日】圣诞快乐(一)

*所有角色均已性转

*性转后的名字都是瞎起的,请不要较真

*狛日都是女孩子,对就是百合

*虽有本科预备的区别,但很和平

*沿用部分本篇设定

*圣诞节已经死了十年了

01

“哈……好困……”
明明只是打了个哈欠,从口中呼出的白雾却偏偏模糊了架在眼前的镜片。日向初有些不满的努了努嘴,小心翼翼地取下那副黑框眼镜,扯过围在脖颈处的格子围巾,擦好,戴上。

“果然,近视眼就是这么不方便嘛!我早就说了,读书不用那么努力!”
有着玫红色头发的少女——左右田日和饶有兴趣地打趣着走在一旁的女伴,说不上清脆但有些过于响亮的笑声引得行人纷纷侧目:她没穿大衣,制服外套松松垮垮地裹在身上(也许是平板身材的缘故);领绳也系得马马虎虎;黑色的制服鞋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光亮了,急需上油。邋邋遢遢的样子倒真有些让人担心她的个人卫生问题题。

“呜哇,这圣诞树装饰得可真漂亮!是水杉吗?”
前一秒钟还在大声调笑的左右田瞬间就被那棵圣诞树吸引了注意力。她拉过日向的手,兴奋地冲着不远处指指点点——女孩子终究是女孩子,看到漂亮的东西,不管怎样都是要惊叹一番的。

“快要到圣诞节了吗?”
“诶?日向你不知道?有预报说今年圣诞会下雪,是少有的‘白色圣诞节'呢。”

“是吗?”
把冻得通红的脸蛋藏在围巾里,日向有些兴趣缺缺地别过头去,拉着左右田的衣袖,示意她快点回家。这下,连一向大大咧咧的左右田都察觉到了挚友的反常。她嘿嘿一笑,揽过女伴的肩膀,趴在她的耳边轻声耳语,却搞得日向羞红了脸,一边气急败坏地小声抗议着,一边一把推开了那颗玫红色的脑袋。

“说……说什么呢你!”为了掩饰自己的羞赧,日向垂下了头,但发抖的声线早已出卖了她。
“有什么关系!连花村辉美都说恋爱是令人快乐的,也没什么可害羞的吧?说吧,是七海千明还是那个小泉真太郎?不过绝对不允许你打索尼克先生的主意哦。”
玫红色头发的少女毫不介意地露出了自己的那一排鲨鱼牙,狡黠地笑了。

左右田,笑起来的样子可真像《伊索寓言》里的狐狸啊……
把属于自己的小秘密埋藏于心,日向拢了拢那条格子围巾,径直向回家的方向走去了。

02

“……虽然左右田说得也没错就是了。”

像断了线的木偶一般,日向瘫倒在房间内的床铺上,心不在焉地点着智能机的触摸屏,无精打采地盯着SNS上那个被命名为“绝对希望”的ID,把脸深深地埋入了黑白熊玩偶中。
“不过她一定很讨厌我吧,那个本科的狛枝凪。”

看吧,我们的女主角暂时进入了“虚无状态”,趁这个机会好好打量一下她的房间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窗帘和床单都是同一种料子,颜色也都是清爽的草绿色,不过在这个季节显得有些过于清淡了;房间的一角放着学习桌——和你房间里的那一张没有任何区别;书桌旁立着一个小书架,书架上的书也不过是教科书、教辅和练习题。连最能体现主人公性格的衣柜里也只有几件制服和御寒的冬衣——不愧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子高中生啊。

哦,也有一点不是那么普通:我们今年刚刚进入希望之峰学园(预备学科)的日向初同学,恋爱了。
对方既不是那个有点迷糊却意外可靠的七海千明,也不是那个有点啰嗦却善于照顾别人的小泉真太郎,更不是那个货真价实、仪态大方的欧洲王子索尼克。而是……
被誉为“超高校级的幸运”、“本科生的问题儿”、同为女学生的——狛枝凪。
其实日向对狛枝的第一印象并不算糟糕。即使是多年以后,日向回首往事,也依然坚定地认为与狛枝相识是她此生 “最大的幸运”(狛枝语)。

那是一个三月的春日,虽然樱花开得正艳,但突然袭来的冷空气仍然让人禁不住抖上一抖——所谓春寒料峭大概如此。日向身着黑色制服,像所有刚来学校报道却摸不着头脑的新生一样,漫无目的地在校园中行走着。她手中捏着录取通知,搔了搔一头栗色的短发,看起来确实是一副非常困扰的样子。
“谁会找得到图书馆这种地方……我又不是智能机的GPS系统。”

日向一屁股坐在了体育馆的台阶上,望着飘落在膝盖上的那片已经被蹂躏了多次的纸片,叹了口气。
“这位同学,请问你也是今年刚刚入学的新生吗?”

一阵甜美的嗓音自头顶处响起,日向被吓了一跳,慌忙从台阶上站起身来,连制服短裙上的尘土都未顾及,头顶上的呆毛因为主人的情绪也笔直的竖了起来。
“那个,请问你是……”
像是要隐藏自己真正的情绪,日向强装镇定,抬起头来与这位陌生人对视。却被眼前的这位女学生的样貌惊得说不出话:浅樱色的发宛若朝霞,甚至更加绚烂耀眼;有些朴素的制服裹在她身上却显得得体大方,与白皙的肤色相得益彰;姣好的面容与某位声名大噪的少女偶像很是相似;而那双令人沉溺的双眸正弯成了月牙状,正温柔地冲日向微笑着。
真的是很美的人啊……

要不是身处于校园之内,日向还真以为自己在参加什么大型偶像女团人气成员的握手会呢。
这么好看的家伙为什么不去参加甄选,绝对会通过的吧?

“这位同学?你在听我说话吗?”
日向也终于从神游天外中清醒了过来,她对上眼前那位陌生少女的视线,一五一十地说出了自己的难处。却没想到对方也是希望之峰的新生——虽然是本科的就是了。
原来她不仅是个清秀靓丽的美人,还是位腹有才能的人生赢家啊……
被刚刚认识的朋友拉着手,意识到二者之间差距的日向垂下了头。考上希望之峰的喜悦瞬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名为“自卑”的感情,悄无声息地爬上心头。


(待续)

突然想说点什么

http://flowers-for-algernon.lofter.com/post/1e074e30_116f4d88

前几日放上来的新文片段

我仔细想了想,觉得设定过于尴尬,所以打算大改,甚至不再写

今年狛日估计就只有各种短篇了,糖刀不定

嘛这个片段各位就当成“不可描述”的练手吧

虽然没人在意不过还是想说一声

抱以期待的各位对不起了

【狛日】文学与艺术

1.素描

像这样坐在他的不远处,偷偷地写写画画,也有一段时日了吧。
日向把素描簿紧紧地捏在手中,惶恐不安的心跳声充斥着胸膛,在安静的图书馆中显得有些刺耳。

还是太过于寂然了啊……
连窗外樱花飘落的声音也能听到的样子。

笔尖划在纸上发出了“沙沙”的声音,却并不令人烦躁,甚至意外的悦耳。周围的陌生脸孔们依然埋首于他们所选择的书目,偶尔抬头瞟日向一眼,随后便失去了兴趣,重新低下头,翻看着那些小说或诗集,做自己该做的事去了。
没人注意到我真是太好了。
日向松了一口气,第一次打心底里的为自己的不引人注意鼓掌。
要是这些画被人发现了才是真的糟糕透了……

翻了翻画满了那位白发少年的素描簿,日向突然害臊了起来,在打开的瞬间“啪”的一声合上了它,把素描簿抱在胸前,使劲地垂下了头。
脸上突然燃起了一片令人无法忽视的灼烧感,日向知道自己一定在脸红。
暗恋着一个连名字都未知晓的人,每天盯着人家的侧脸发呆,却连句话都没有勇气搭。
这究竟算得上什么呢?

日向拿着笔的手有些颤抖。
要去打个招呼吗?

坐在桌角那一端的少年翻看着手中的《恶之花》,有些泛黄的书页从他那白皙修长的手指间划过。他单手托腮,动作有些随意,但目光却一次都未离开过手中的诗集,看得十分专注。
这家伙,喜欢艰深难懂的书吗?

在纸上涂抹了最后一笔的日向把素描簿平摊在了桌上,借着书本的阻挡,再次看向了那个人。却不料那人也放下了手中的诗集,坐直身体,同样微笑着看向了他。

还……还是被发现了啊。
搔了搔头,日向有点心虚的看向了别处。

2.诗

“回去吧,日向君。”
“已经是集合的时间了。”

也许是“人格融合”的后遗症吧,日向有时会突然陷入不说话也不听人说话、呆望着某处的状态。虽本就不是多言多语之人,但这种目空一切、仿佛什么都不在乎的神情,还是会坠得狛枝的心生疼。
他承担了太多本不属于自己的责任,赎罪一般地拼命工作着。

这次的任务是在早已废弃的住宅区寻找绝望残党的踪影。本想把这份苦差独自揽下的日向又遭到了狛枝的白眼,他一边说着“区区一个日向君就不要不自量力了”,一边向十神递交了申请,同日向一起来到了这个连执行组成员都避之不及的危险地带。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珊瑚色的夕阳给这片废墟镀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光。过于鲜艳的红把日向衬得有些苍白——狛枝觉得此时日向的面庞简直比自己的还要病态:原本健康的肤色居然泛着月光一般清冷的白,异色瞳中显出几分悲伤,沉默得令人心悸。

“说点什么吧。”
“请你说点什么吧,日向君。”
但日向只是回过头,对着狛枝有气无力的笑了一下,随后便重新扭过头去,望着天边的云霞发呆。

还真有点像那首诗呢……
那一天日向君写在扉页上的赠言。
但就是想不起来。

三个月前是狛枝的生日,资源匮乏的如今以及难以找到什么珍贵的物品作为礼物。狛枝也只是从日向那里收到了一个黑色的牛皮笔记本而已——不带半点花哨的装饰,朴素的就如同日向本人。
狛枝记得,这本子的扉页抄着一首诗,笔迹干瘦而清秀,就如同自家爱人的面容,只要看到就会想起他拥抱着自己时那幸福的模样。

但忙于工作的狛枝只是匆匆一瞥,并未仔细阅读日向究竟写了些什么。他只记得是一首匈牙利诗人的情诗,诗的内容也记得七零八落,若是被日向问起,还真会有些尴尬。
明明是打心底里珍爱着他的。
却连他亲手写的赠言都没有认真看。

“狛枝。”
本来就正在思考有关于日向的事,来自爱人突如其来的呼唤吓了狛枝一跳。
“……有事吗,日向君。”
狛枝俯下身,伸手抚摸了一下爱人的发。

此时的日向已经不再看着夕阳了。他坐在某个废弃大楼的天台上,沐浴在血红的夕阳中,正冲着狛枝柔和的微笑着。

*我愿是云朵,

是灰色的破旗,

在广漠的空中,

懒懒地飘来荡去,

只要我的爱人

是珊瑚似的夕阳,

傍着我苍白的脸,

显示出鲜艳的辉煌。

“狛枝。”
他环上了他的脖颈,温热的吐息喷在了狛枝耳边。
“我那天写给你的赠言。”
“是这首诗哦。”
“可不要忘了。”


*后记:日向君写给狛枝的赠言来自于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我愿是急流》的最后一段。这是我最喜欢的情诗,没有之一。
其实这首诗更适合狛枝赠给日向呢,但在我这里却变成了日向君给狛枝的赠言,不知为何有点遗憾。
本想把“诗”这一篇写出二人互相依存的末日感的,结果并没有写出那种感觉。
两个小段子都是文艺向,结果也没有多文艺,反而有些牵强附会了。若能博诸君一笑,鄙人不胜感激。

预定的新文的片段

英语老师狛枝×高中生日向君paro

两个人都不怎么正常

对……非常苦手的我打算先把这两辆……放上来,听听大家的意见

如果这种感觉大家并不讨厌我就这么写下去了

谢各位抬爱

由于是……就不打个人tag了

刚才的图片被lof屏蔽了,非常对不起